Syrup.

极度无趣

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10

玫瑰是我偷的,你爱的人是我杀的。



-



拎着书包,刚出门就看到阿泽站在门口。



“嘿,一起上学吧!”



男孩穿着篮球服,手上拿着冒着热气的早餐,冲你摆手。



你小跑到他身边,就被他塞了早餐。



说说笑笑的来到了学校,刚到门口就看到学生会的同学在检查校服。



“诶呀,”阿泽一拍脑袋,“我先溜了,你自己进去吧。”



你笑着看着阿泽从后门溜进去,自己拎着早餐慢悠悠的走进了校门。



温尚翊和陈信宏戴着学生会的胸章,看到你进来校门,温尚翊出...

我想知道你的一切9

你曾经以为,阿泽和陈信宏会和平相处的。



因为他们是在你人生不同阶段,拯救你于这个混沌世界之中的人。



可是啊,陈信宏为什么在把你从黑暗中拯救出来之后,又要把你推进深渊。



你不懂。



自从你和陈信宏在教室里吵架之后,班级的气氛都变得些许微妙起来。



她身旁也围绕了一些女生,就连人看你的目光也意味深长。



陈信宏的身边也突然多了许多向他告白的女生。



这无疑向你透露着一个信息:陈社长单身了,别人也有了机会。



可是从那天开始,你和陈信宏没有说过...

尘埃3



小朋友们都开学了,我也可以开车了🙋


你在遇到陈信宏之前,是很爱玩的那种女生。

大概就是那种,台北大大小小夜店都混过的女生。

那天,你们学校和附中联谊,你认识了陈信宏。

认识你的朋友都很诧异,为什么一向放荡不羁的你会收了心安安稳稳的在一个男生身边。

大概,是你在陈信宏身上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感觉。

陈信宏真的是恨不得无时无刻去跟你腻在一起,向你诉说着爱意。

就像,一个人自由的久了,甚至都忘了如何去爱,这时却有人去爱你。

陈信宏经常跟你说:“如果你要跑走的话,我会买最粗的铁链子把你锁在家里。”

你没有多想,只是把这个当做陈信宏占有欲强的玩笑话。

然而,后来的你才知道,陈信宏真的买了一...

尘埃 2



“你就不应该来这里的。”

蔡昇晏的眼神中带着些许落寞,

“阿信今天是SR那面有事情赶不过来,你应该庆幸遇到的是我。”

你咬着嘴唇,站在他面前,不敢吱声。

“你那个朋友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也是阿信的人吧。阿信早就知道你来必应了,他一直没出面,大概是想温水煮青蛙吧…”

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疲倦。

“谢谢…”

正当你抬起头,准备和蔡昇晏道谢的时候,在看到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人的时候,瞳孔一瞬间放大。

是他。

那个从高中开始就困扰着你的人。

陈信宏。

“陈…信…宏…”

声音逐渐变小,蔡昇晏猛的转身。

“今天我如果不来,蔡昇晏你是不是就准备把她放走了。”

陈信宏双手抱臂,一脸冷笑的看着你们两人。

他给你带来的恐惧一件件涌上了脑海,

跑。

这...

山楂树之恋 2


“最喜欢的东西是炸鸡,确切地说是我妈妈做的鸡肉盖饭,但是在你面前它们都败落了,如果你是配菜我能轻松吃下五十碗饭”

-

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,是那种闻了心情会变好的那种。

你和他并肩走在去往麻辣锅店的路上。

明明是自己每天走了无数遍的路,但是和他走在这里就有一种不同的感觉

阳光很好,微风很好,温度很好,一切都很好。

我们也很好。

麻辣锅很好吃,准确来说,一直都很好吃。

却又因为是和他一起吃,就更好吃了呢。

双方都是话很少的人,无言走在绿荫道上。

谁都不敢去说第一句话,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。

“那个…我们社团明天有表演,你要不要来呀。”

他打破了宁静,突然出声道。

“诶?好呀!什么社团哦!”

“是吉他社呦,我们和台大的吉...

尘埃 1



冷,刺骨的冷。

慢慢睁眼,身边的人不在,你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今天是你被陈信宏关在这里的第10天。

到现在为止,你都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。

在旧友的怂恿之下,你投了简历到必应创造。在几轮面试和笔试之后也得到了录取的通知。

平时负责外包工程,完全不负责相信音乐那面的演出,也完全看不到日理万机的陈大总裁。偶尔相信音乐和必应创造搞个聚餐什么的,你只会在角落里默默进食。

例如今天,即使相信音乐的四位大老板在这里,即使其中三位是你的高中同学,你也没有凑上去打招呼。只是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大家都在喝酒打屁,那四位老板也陆陆续续过来敬酒。

眼看蔡昇晏已经端着酒杯到自己的邻座,你几乎下意...

山楂树之恋 1

严重OOC,完全来源我一个chun梦(嘘🤫

-

你和他第一次相遇是在学校的面包店。

那时候的你拎着一大袋面包,准备离开。

他手里拎着两个刚刚出炉的泡芙,同样准备离去。

不知是命运使然还是怎样,他来到了你的面前。

四目相对。

大概是你的目光太炙热,他以为你看上了他的泡芙。

“要吃一个嘛。”

“要。”

他看你手里不方便,就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,喂给了你。

明明是陌生人啊,他却喂了你吃泡芙。

泡芙到嘴里才发觉,你俩完全素不相识。

舌尖还残留着他指尖的余温。

你红着脸,快速把泡芙吃掉。

“那个…咳…可以给我的你微信号码嘛…”你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“好啊,但是我的微信号码有点长,不如你把你的号码给我吧。”

你原以为,你们会萍水相逢,但是晚...

最持久樂團主唱

小车车了解一下?

眷戀:

其實我們速度蠻快的😂
哦不是 主唱大人很久 不快不快

口誤對不起
主唱大人別生氣😂

@Syrup.  x 眷戀

繫好安全帶
我們出發啦~~

-

作為陳信宏的賢內助貼心小女友,其實是個不為人知的苦差事。
常常要陪他世界各地飛來飛去,還要滿足自己到處玩的願望,常常沒有時間睡覺還要陪著他演唱會。

取而代之的是天天累的自己肩頸痠痛。

妳和陳信宏抱怨著自己肩頸痠痛整個人都快殞落了,但他每次都是打哈哈的好像沒有放心上,還總是吐槽妳自己愛玩,不免要跟他吵嘴兩句。

香港倒數第二場演唱會結束的晚上,妳累的癱在床上不想動。
陳信宏倒是知道要貼心了,幫妳放好了洗澡水,先是拿化妝棉幫妳卸了妝再...

驾驶证可以翻出来了朋友们

眷戀:

這是一個
首次合作的開始👌

想想都刺激哈哈哈哈哈

@Syrup. 我跟我寶寶一起開車🚗

駕照翻出來了嗎各位朋友?

说实话



晚风有点凉,你紧了紧身上的黑色外套,坐在篮球场旁边的台阶上。

他在球场上和朋友打着球,你抱着他的衣服和手机,双手托脸,痴痴看着。

在球场上挥洒汗水和青春的男孩子是你的青梅竹马,陈信宏。

你和陈信宏的关系,可能早已超过了青梅竹马,但是偏偏止步于情侣。

他的喜好你比谁都清楚,他的情绪波动你也是最容易捕捉到的。

他喜欢搂着你的肩膀去社团;喜欢抢你的早餐吃;喜欢投篮的时候向你抛媚眼;喜欢…

喜欢的事情太多太多,都是你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。

你最近喜欢了一名玩hip-pop的男生,长得高高帅帅,很对你的胃口。

陈信宏却对这件事情嗤之以鼻,嫌弃你眼光极差,看到高高帅帅的男生就花痴。

明明自己也很帅好嘛?

你恋爱的次数很少,大部...

1 / 9

© Syrup. | Powered by LOFTER